图片 2

周玉凤:由教材的变迁看数学系的发展

本网讯
在省特色专业建设期间,数学系高度重视教材建设,由数学系教师主编的大学数学教学丛书一套四册(《高等数学》上册、《高等数学》下册、《线性代数》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已正式出版,实现了数学系教材建设零的突破。

在采访之前,我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采访结束走出周教授家后,我心里却满是温暖。她就像我家乡的奶奶,那么慈祥温和。而60多年前,在大工建设者的队伍中,她风华正茂,以青春与汗水为大工精神添砖加瓦。

本丛书由科学出版社出版,为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教材总结了数学系教师多年的教学实践经验,凝炼了数学系多年的教学成果,适用于地方院校理工类、经济管理类等专业的学生。

后记:

(数学系)

图片 1

图片 2

我曾在我校夜大执教两年。1958年之后,我白天教化工系的学生,晚上教夜大学生。当时我在夜大带过一个只有十几个学生的班,这些学生大多是工厂领导者,他们的正规学历不高,对知识特别渴望。那时在位于一二九街的化工学院成立了夜大部,学生们在阶梯教室里上课,教师的办公条件也不错。我和另一位教师住在办公室里,我们安置了简易床拉了帘子。那时只有周日休息,周六晚上我就赶回院部。我在院部带了一批师资班学生,所以平时工作也是很辛苦。

从1950年参加工作到退休,我一直在教学一线工作。1975年,我参与了编写《高等数学》教材的工作。我与同事一起将教师们的教学经验和讲义等进行了整理汇编,编写了两本教材,一本是供当时工农兵学员使用的《工程基础数学》,这本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我曾在北京住了一个多月为这本书做校对工作。第二本是《高等数学》,这本教材全国通用。当时共有四位教师参与编写,每人编写一部分,编好之后汇总给肖义询老师进行最后修订。当时我校的数学教学在全国颇有名气,所以指定我校负责编写工科的《高等数学》。那时候没有任何备用教材,教师们平时上课用的是讲义,所编写的教材内容其实都是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教学经验。可以说,《高等数学》是我校应用数学系教师的智慧结晶。过去上课使用苏联教材,而且不只是一本教材,还要参考别的书籍,为教学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如今有了全国高校统一使用的教材,人手一册,无论是教还是学,都甚为方便。

当时大工夜大是大连唯一的成人高等教育学府。执教38年,最让我佩服和感动的就是夜大学生。恢复高考后,他们因种种原因没机会读全日制大学,可在他们内心深处始终怀着接受高等教育的梦想。他们大多是企业领导者,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使命促使他们更加渴望尽快提升自身的文化素质。这时夜大的招生恰好给了他们一个充电的机会。如同久旱逢甘霖,他们抓住这难得的机遇用心学习,把各门课程都当成知识盛宴上的大餐。他们用坚韧不拔和孜孜不倦的劲头完成了学业。有很多夜大生又继续深造,获取了硕士、博士学位。“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些至理名言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

“文革”前数学教研室牵头举办了一届师资班,从各系抽调出一部分学生,由数学教研室进行培训。毕业后先是做助教,经过一番锻炼之后才可以正式执教。“文革”后我依然讲授高等数学。那时候我白天给化工系上课,晚上还要到夜大授课,每周大概有七八节,也有过每天五六节的超大课量。化工系、土木系、机械系,一个系一个大班,每个班120多人,共有360多人。那时我校对数学教学还是很重视的。每个系一周是两节数学课,一节课是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上到六个小时。数学课课量大,作业多,由助教来做课余辅导、答疑。

为全国高校编写统一使用的教材,这是一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我同四位教师通宵达旦非常认真地完成了编写任务。《高等数学》最初由我校出版社出版,仅供我校内部使用并不对外发行。当时教育部要求高等数学教材一定要结合专业,结合工科,所以最初教材的名字是《微积分》。1981年,经教育部审批定名为《高等数学》。几年后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全国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