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甘坐“冷板凳”的人也有“热待遇”

易家祥:“博士工人”的“双创”观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03-14 杨海


第五年走进人民大会堂时,易家祥没有了最初的紧张,取而代之的是从容和自信。今年两会,这位33岁的全国人大代表把关注点聚焦在创新创业上。

从本科到博士,9年的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生涯中,易家祥有一半时间在实验室度过。毕业时,很多同学选择出国,易家祥却回到家乡的一家大型化工企业,只为实现“实业报国”的梦想。入职后,他从一线工人做起,跟着车间的师傅学习最基础的技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易家祥以“一线工人”的身份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如今,这个曾经的“博士工人”已经成为四川宜宾某大型国企分公司的总经理。

易家祥还记得,在校期间,老师和同学每天在实验室里没日没夜地研究课题,可到最后,大部分科研成果都成了一篇篇论文,被收入数据库,影响因子成了衡量成果价值的唯一标准。

这让已经进入企业的易家祥感到惋惜,他清楚,那些沉入数据库的论文,有很多都可以解决企业正在面临的技术难题。可由于学界和业界缺少有效的沟通机制,很多时候,双方都只能各自站在玻璃墙的一边,明明看得清楚,却难以触及对方。

这个问题也早就得到政府的关注。2013年,时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曾指出,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

“表面上看起来很热闹,经常看到高校和地方有共建,主持各种对接活动,但效果并不好。”易家祥见过很多相关的报道,也参加过类似的活动,“究其原因,还是机制上不顺畅。”

在他看来,国内高校虽设立了不少专门负责科研成果转化的部门,但这些机构里的工作人员很难称得上专业。

易家祥在去年经历了一场“很闹心、也很遗憾”的谈判。国内某著名高校的实验室试制成功了一种新工艺的纤维。易家祥找到实验室跟研究人员谈合作的时候,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我们愿意花上千万元的价格购买,但对方不同意。”

“国内科研机构都想做‘一锤子买卖’,科技成果卖完就没有后续了。”在易家祥眼里,这是阻碍科技成果转化的一大原因,“企业后续缺少技术支持,很难做。”

他随后提到了美国的《拜杜法案》,这项法案鼓励非营利性机构与企业界合作转化这些科研成果,参与研究的人员也可以分享利益。2016年的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也曾提到过这一法案,说像这样的国际经验还要好好研究。

去年那场与高校科研机构的谈判中,易家祥也曾提到“分享利益”的建议,但还是被对方拒绝。“我跑了差不多10趟,他们同意了分红,但要3成。”易家祥苦笑着说,“在美国,这个分享比例一般只有3%~5%。

易家祥负责集团孵化器的管理工作,而且身边有很多创投行业的朋友,他说自己完全能够体会到创业的火热,但也看到了火热背后潜在的不安因素。

对于鼓励高校老师保留教职创业的做法,易家祥提出了更具体的政策设计。“商业和学术完全不一样,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在易家祥看来,这种声音在政府鼓励创业的背景下,显得不那么主流。但他相信,作为一名人大代表,到北京“不是来汇报成绩的,而是来履行职责的”。

编辑:徐静

高校与科研机构中的科研人员,为了不让自己的科研成果“烂在窝里”,与企业合作几乎是一种必然选择。但很多科研工作者与企业打交道时发现,要将一项科研成果对外转化,自己既要会写论文,又要会写专利、会写合同,还要懂财务、懂谈判……多位受访者认为,应该把科研工作者从他们不熟悉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保证他们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进行教学和科研。要让科研工作者在促进成果转化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首先要处理好干部管理制度和鼓励科研工作者创业的关系。南京工业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阮锦强指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等一系列法规关于离岗创业的规定,与其他规定有一定的冲突,“按组织部管理条例,有干部身份的科研带头人不能经商办企业,即便是科技成果转化,也要受到制约。

图片 1

科研成果;成果转化;纪红兵;身份;科研人员;辞职;会写;惠州研究院;企业;中山大学

图片 2

高校与科研机构中的科研人员,为了不让自己的科研成果“烂在窝里”,与企业合作几乎是一种必然选择。但很多科研工作者与企业打交道时发现,要将一项科研成果对外转化,自己既要会写论文,又要会写专利、会写合同,还要懂财务、懂谈判……多位受访者认为,应该把科研工作者从他们不熟悉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保证他们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进行教学和科研。(7月13日《新华每日电讯》)

图片 3

为解决科研成果转化难的问题,国务院和相关职能部门曾出台不少扶持政策,但要让科研成果顺利地走向市场,却面临不少问题。近几年,一些地方响应中央号召,出台了鼓励科研工作者当“教授企业家”的方案,但在与企业博弈之时,长期泡在实验室做研究的科研工作者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因为缺乏市场经验、缺少专业团队帮助,他们的很多科研成果都难以“推销”出去,或只能被“贱卖”。

图片 4

要让科研工作者在促进成果转化中发挥应有的作用,首先要处理好干部管理制度和鼓励科研工作者创业的关系。南京工业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阮锦强指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等一系列法规关于离岗创业的规定,与其他规定有一定的冲突,“按组织部管理条例,有干部身份的科研带头人不能经商办企业,即便是科技成果转化,也要受到制约。”本来南京工业大学老师创办、学校参股的企业有100多家,后来有干部身份的大都退出了,还有少部分人不得不辞职。

图片 5

为了做好科研成果转化,中山大学惠州研究院院长纪红兵辞去了中山大学地方服务与产学研合作处处长职务。之所以辞职,一方面是因为他要在广州与惠州两地来回跑,分身乏术;二是如果保留原有高校职务、身份,相关监管机制会对自己正常的市场开拓行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辞职之后,各种负面效应逐渐显现,比如自己在高校原有的影响力会渐渐弱化,同时也带来身份认同感方面的困扰。

图片 6

其次,要建立完善的激励机制,让科研工作者既愿坐“冷板凳”,又可拿“热待遇”。一些科研工作者对于成果转化的积极性不高,不愿意响应离岗创业的号召,有一个原因是,在高校做科研可以名利双收,但去大亚湾研究院这样的机构就会就被很多人视为不务正业。纪红兵说:“如果不是我之前已经拿到了一定的荣誉和科研成果、国家级大奖,恐怕会被说是正路走不通才去走歪路、斜路。”

图片 7

事实上,原来纪红兵在学校时,他个人负责的课题经费过千万元,一年收入几十万元完全没有问题。如果留在中山大学的象牙塔里,他每年至少可以拿到100万元的科研经费。“惠州研究院2011年成立,现在我聘用的博士后可以拿到一年18万元,但我直到去年开始才在研究院每月领5000元的津贴,因为不敢发,怕犯错误。”“干事业不能总靠精神激励”,纪红兵的感慨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本报北京电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写进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引起代表委员的高度关注。连日来,一些院士、大学校长或书记结合政府工作报告中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特别是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权,砍掉科研管理中的繁文缛节、实施支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政策措施,完善股权期权税收优惠政策和分红奖励办法,鼓励科研人员创业创新等内容展开热烈讨论,纷纷结合实际提出创新改革的思路和措施。

此外,还要改革职称考评机制,让科研工作者既能搞产业化,又无须分心“写写写”。一位新型研发机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10多年里,他已经带领研究院顺利完成了近千个项目的合作开发。然而,到研究院工作后,他完全没有时间埋头写论文。“我现在当副教授已经有五六年了,按道理已经可以评教授了,但是我的论文肯定不够。考评机制不改,论文是最硬的杠杠,现在只能是慢慢写。”

全国政协委员、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丁烈云特派记者彭年摄

全国政协委员丁烈云:

科技成果转化需打通研发样机堵点

发挥武汉优势,要切实利用好高校创新资源。全国政协委员、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丁烈云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武汉市应抓住机遇,支持高校创新基地的建设,解决科技成果转化堵点。

丁烈云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实施支持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政策措施,完善股权期权税收优惠政策和分红奖励办法,鼓励科研人员创业创新。目前,武汉市在创新体制机制上,已经走在了全国前列。2012年,东湖高新区出台黄金十条,随后相继推出40多项配套政策促进创新,在科技转化成果的分红奖励方面,也提出了一些非常思想解放的举措。

目前科技成果转化的堵点,在工程化这一环上。丁烈云介绍,高校创新成果的产业化过程,涉及创新链、产业链、资本链三个链条。其中,从创新链和产业链来看,涉及研究、开发、工程化、产业化四环。

丁烈云解释,一项科研成果要产业化,有了专利和技术后,需要研发样机,再将工艺标准化,才能进行批量生产,这一研发样机的过程,就是工程化。他说,一般来说,高校在研究和开发上有优势,而企业有产业化方面的优势。发挥好这两个优势,就可以解决好科技成果工程化问题。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立国家创新中心和国家科学中心,这是两个新的提法。丁烈云说,武汉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应该有更多的国家级创新基地汇集于此。

他介绍,创新基地代表了一个城市的创新能力,可发挥多学科交叉融合的作用,为解决国家重大需求、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服务,是一个人才、创新设施、设备、要素的聚集地。

丁烈云说,目前,华中科技大学已经建有三个国家级创新基地,另外,高端数控装备的国家创新中心正在积极申报中,希望武汉市政府能够给予促进和支持,同时抓住这一机遇,让更多创新基地在武汉建成。

全国人大代表李晓红:

改革以论文和获奖为重的评价体系

必须加快改革科技评价体系,这是制约创新、成果转化的最主要问题。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晓红直陈改革痛点。

他举例说:我们电气学院有一位副教授,每年转化成果盈利额大约有500万元左右,在学校领先,但是评教授连续两年都评不上,第三年才评上。这就是因为我们的评价体系注重的是论文,注重的是获奖。而论文这类科研成果很多时候被束之高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