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剑指通信三宗罪 釜底抽薪尚需出法律重拳

李景虹委员:移动支付监管待加强

来源:《科技日报》2017-03-15 张晔


说起我国目前的移动支付,清华大学分析中心主任李景虹委员认为隐私与便捷性都应该重视。

李景虹像大家一样,认为移动支付的实名制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消费、打车、购买高铁车票等都能在手机上搞定。但是,他并不接受“可管控的隐私风险是可以承受的”这种观念。他向科技日报记者大声呼吁:“我们的保护技术、法律及监管需要加强。”

李景虹之所以对互联网时代的隐私权如此看重,是因为近年来个人信息泄露导致财产被骗、家破人亡的惨剧一再发生。他说,徐玉玉事件实际上就是相关网站的防范措施不到位,导致信息让黑客轻易攻破并获取倒卖给诈骗团伙,导致悲剧发生。

作为一名高等学府的科技人员,李景虹对信息安全技术仍然持有信心,并认为实名制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交易的安全性。推而广之,他对如手机实名制、火车票实名制,以及公共场所普遍实现摄像头监控等这些基于安全性的措施,也认为确有必要。但是,他再三强调,再好的技术都需要强有力的监管作为支撑。他认为目前移动支付的安全技术、法律及监管仍然需要加强。

编辑:徐静

9月19日下午,2017年国家网络安全周“网络安全态势感知”分论坛在国家会展中心召开。中国工程院士邬贺铨发表演讲《维护网络生态,建设网络强国》。他表示,电商、快递以及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增加了个人信息泄漏的风险,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特色的网络安全挑战。

在强化信息安全的大背景下,手机实名制动真格了,且堪称“史上最严”。按照工信部要求,9月1日起,电信运营商在通过各类实体营销渠道销售手机卡时,要求用户出示本人身份证,并当场在第二代身份证读卡器上进行验证,未认证的旧卡则需要补登。将来,未取得实名制的用户可能无法办理查询详单、过户、国际漫游、国际长途、停机保号等业务。自我国启动电话用户实名制度到目前贯彻落实手机实名制,历经数年起伏的“实名制”终于尘埃落定。

邬贺铨指出,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为电商产业和快递产业的发展带来机遇。这一过程中,大量个人信息遭到泄露,直接或间接导致各类电信诈骗、网络诈骗事件。

手机跨入实名制时代,有助于提高网络诈骗成本,对于电话信息骚扰、个人信息泄露以及电话诈骗等通信三宗罪有一定遏制作用,但手机实名制同时是“双刃剑”,也有用户担心实名制可能造成自己实名的个人资料外泄。因此,从技术上加强网络监管的同时,加强事后监管和惩罚力度,出台相关法律护航,才是治理网络诈骗釜底抽薪的路径。

邬贺铨还注意到,近年来,中国移动支付的态势也很迅猛,不仅资金规模数量可观,支付方式也有五花八门。除了最普通的密码支付,可以还扫二维码支付、语音支付、刷脸支付等等。

通信“三宗罪”长期受诟病

邬贺铨认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将成为社会发展的新引擎。解决中国的网络安全问题,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需要从法律、监管、教育多个层次共同努力。

手机实名制磕绊已久,在众望所归中尘埃落定。究其原因,信息污染让人苦不堪言,通信“三宗罪”被各方诟病,即个人信息泄露、电话信息骚扰以及电话诈骗,均将矛头指向手机实名制。而手机实名制推行数年,“最后一公里”却一直难畅通。

他建议,通信运营商必须实行严格的用户“实名制”制度,比如限制一个用户只能办规定数量的手机卡。此外,通信企业也应该利用大数据技术手段加强监管,强化网络安全防护,督促互联网企业对搜索引擎、QQ、微信等产品进行管理。

402com永利平台,个人信息泄露、网络诈骗和电话骚扰长期以来呈现愈演愈烈之势,因为未实名制占比过高,通信成为诈骗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此外,邬贺铨还表示,有关部门也应通过多种方式来防止电信诈骗。例如切断不法分子获取个人信息的路径,整治违规的电信线路,禁止网上销售改号软件等。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移动电话用户规模近13亿,而2014年全国骚扰电话总数已经达到270亿通,由此测算,每个手机用户平均被骚扰约20次。另据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9亿,至少1.6亿以上的用户未进行实名登记。截至今年1月,中国移动有近1.3亿户,即16%的用户没有办理身份实名认证,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有少量用户未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