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人生

www.402.com,国立浙江大学论坛(
若光看简历,我以为,最多留校评个副高,或者去JHU(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简称)做个博士后访问学者……这一下子就跳到美国名校当助理教授了!!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网友“龙井大虾”写下如是感言。王成波的经历有多神奇?记者从浙大求证来的说法是,像王成波这样完全在中国国内培养的博士应届毕业生(他是在浙大读的本科、硕士、博士),可以担任美国名校助理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美国的综合排名为14,在美国南部排名第3),可以说“难于上青天”,浙大没有先例,就算在国内高校,也鲜有这样的例子。有“好事者”还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学系所有的教职人员的简历都一一贴到了网上,除了王成波来自浙江大学,其他所有人都来自世界著名大学。这让记者产生了更大的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我们组的人都觉得波波(对王成波的昵称)是我们中知识面最宽、基础最好的,也知道他做的东西不是一般人可以上手的,但是这仅仅限于专业内部。波波本科毕业的时候是他们这一届最好的几个学生之一,那也仅仅是之一,并不是最神话的那一个。浙大的土博(国内本土培养的博士),竟然在JHU当上了助理教授,而且是在他浙大博士后尚未结束的时候。当人们从他的简历里发现不了任何传奇的色彩时,他的横空出世,更显非比寻常。”——王成波师妹博客上的一段描述。在师弟陈平眼中,王成波是一个做事严谨、极有克制力的师兄。“他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上7点准时起床,包括周末。”陈平和他曾住同一幢宿舍楼,这个时候水房里的洗漱声,十有八九是王成波发出的。而其他人,则还在睡梦中。“他也会玩些如超级玛丽这样的flash小游戏,但是肯定不会玩一些容易沉迷的大型网游。更多的时候,除了研究数学之外,王成波的爱好并不是体育运动,而是钻研佛学方面的知识。”陈平说。“他有时候会喝点小酒,沉静在自己的空间里。”——他还是个非常懂得保养的人,有段时间每天都生吃一个胡萝卜,还在网上搜集了大量中医养生的知识。在数学讨论会上,王成波永远是最气定神闲的一个。等大家争得面红耳赤还没有结果的时候,王成波就会有条不紊、从容不迫地告诉大家他认为的结果。为什么会伸来橄榄枝?“王成波是一个很灵的学生。”“所以我才会把这么难的课题交给他。”——浙江大学数学系博士生导师方道远教授这么评论他的学生。方道远说,在他身边,和王成波类似优秀的学生,其实不少。王成波能获得这样的殊荣,在他看来,机遇和实力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读博的时候,在方道远的指点下,王成波在美国的一份专业刊物《非线性分析》上,发表了论文《关于齐次波动方程的Strichartz估计的几个注记》。不过,王成波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这篇论文,竟然解答了一位国际上著名数学家Klainerman在1995年提出的一个著名的数学猜想。之后,论文不断被国际一流数学家引用。去年5月,方道远邀请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学系教授Christopher
Sogge前来浙大讲学。这位教授也是非线性方程领域中的领军人物。在导师的牵线下,王成波和他有了更多的接触。这位教授发现,这名学生不仅优秀,而且和自己的研究方向很近。正是在Sogge教授的大力推荐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终于向这位浙大的“土博”发出了邀请。(记者
边晓丹)2008-11-21

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成立之后,全世界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就像候鸟一样飞走了又飞回来;该校学科建设水平也迅速跃升到全国前列———
  今年1月,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迎来了一位世界顶尖级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斯图明格。哈佛大学是国际公认的弦理论发展的领导中心之一,斯图明格则被认为是国际弦理论研究领域的著名权威,他发表的170多篇论文中,将近50篇论文的引用次数在100次以上,最高的引用次数达1805次。
斯图明格这次来杭州,要在浙大工作半年,主持一个弦理论研习班。他说,弦理论是现今物理学研究领域中最引人瞩目的,中国有许多优秀青年学者非常渴望了解和学习弦理论。我们的讲习班就是为这些青年学者提供学习机会。
据正在浙大数学中心协助斯图明格工作的中科大教授胡森介绍,研习班前两个月是课程学习,浙江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复旦大学、西北大学和中科院理论物理所都有学者参加。他说,前两个月课程还是很紧的,如果能跟上,基本可以说是入门了。后两个月是精习班。世界各地许多青年学生通过中心网页得知消息后纷纷报名要求参加。
斯图明格是利用哈佛大学给他的学术假来浙大工作的,他还带来了他的8个博士生。他说,当年我在MIT求学的时候,曾经跟随导师一起到加州大学做访问交流,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加州大学。5年之后我就去了那里,在那里做了10年教授。我希望我的学生中也会有人喜欢杭州,以后经常到这里来。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在这里继续我的研究。对学者来说,在哪里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有交流的机会。
作为斯图明格邀请的第一位嘉宾,诺贝尔奖最新得主格罗斯的到来引发了杭城冬日里的弦理论热。格罗斯与斯图明格一起和浙大学生座谈,要他们不要害怕权威;他们向学生推荐学习弦理论要读的书;告诉学数学的学生学好了数学,就可以学好物理,学好弦理论。
座谈中,浙大竺可桢学院名叫谢丹和朱礼君的两位大四学生引起了格罗斯的注意。这两位学生问了格罗斯很多问题,他们很会提问,这让格罗斯很高兴,马上邀请他们一起共进午餐。他说,一所大学要留住人,除了生活和研究条件,更关键的是要开放。只有开放的大学才可能让学者做学问有灵感。
朱礼君说,像格罗斯教授这样的大家,代表着当前物理学界的最前沿。他的报告和讲座,能让我们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看问题,能俯视整个物理学,甚至整个科学的全貌。他向我们展示物理学的完美和它还存在的瑕疵,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他觉得学生的学习热情与学校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学习不仅仅是看书做题,重要的是讨论交流。朱礼君现正在斯图明格的弦理论班学习。
数学强国“需要中国人自己搞成”
浙大数学中心的建立,和华裔科学家丘成桐有着密切关系。
丘成桐是华人中惟一获得世界数学领域最高奖“Fields奖”的科学家。他说,我是中国人,我当然期望中国的数学是世界第一流的。而数学是所有科学的基础,数学搞不好,中国的现代化上不去。当今中国数学界的大难,便是缺乏领导者。他要为改变这一状况做出自己的努力。
早在1986年的初夏,时任浙大副校长路甬祥在与丘成桐多次商谈之后,决定在浙大成立高等数学研究所,由丘成桐出任主任。
1999年夏,丘成桐与浙大校长潘云鹤就在浙大建立一个开放性的国际数学科学研究机构进行了多次洽谈,并与浙江大学签订了第一个备忘录。
2001年夏,浙大数学科学研究中心大楼在校友汤永谦先生的资助下破土动工。
2002年8月12日,浙大数学科学研究中心正式挂牌。丘成桐出任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浙江省副省长吕祖善,中外著名科学家威腾、王杰、杨乐、谷超豪,数学科学研究中心大楼捐资人汤永谦先生的夫人姚文琴女士等出席了成立典礼。
同日,国际数学家大会的弦理论分会在刚刚落成的浙江大学永谦数学大楼开幕。国际数学界的传奇人物、Fields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外籍会员威腾和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美国科学院院士霍金拉开了弦理论会议的序幕。来访者还有斯图明格、格罗斯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这一天,浙江大学这座新落成的小楼,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自1979年第一次回国讲学后,丘成桐先后促成和倡导成立了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科学研究所。浙大数学中心则是第三个了。三个中心各有担当:中科院晨兴数学中心一年中确定6到10个中国需要又接近国际前沿的尖端课题项目,每个项目请3个国际一流数学家担纲,国内3个教授协助,面向全国引进年轻教授和博士参与课题研究;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科学研究所担当青年人才的培养职责,同时与内地多家高校建立交流关系,接纳青年访问学者;而对浙江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丘成桐寄予厚望。他说,浙大数学中心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美丽的杭州,美丽的浙大,是做学问的好地方。
丘成桐认为,科技强则国强。数学是科技之母。发达国家都是数学大国,中国要成为经济强国,首先必须是数学强国。他说,要数学强,必须有第一流的人才。中国要发展自己的基础学科,离不开国际合作,但不能过分依赖国际合作。他强调,“即便合作对象是华人科学家,但他还是在海外。中国原子弹的爆炸,卫星的上天,神舟5号的发射成功,都是中国人自己搞成的!”中国要从数学大国到数学强国,需要“中国人自己搞成”,这是丘成桐的理想。
为了这个理想,丘成桐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从“筹财”到“筹才”,只要是与这个理想有关的事,他都会去做;只要是与他有共同理想的人,都是他的朋友。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数学,他数次为媒体与数学家的见面会充当尽职的翻译。那天走在杭州的街头,众人的目光都在霍金身上,走在后面的他,热心而随意地应答着一对青年夫妇关于霍金的疑问,而他们,却并不知道是他请来了霍金。
“浙大的学生是相当有福气的”
浙大数学中心成立之后,丘成桐一直在为它寻找一个“帅”。
2003年,身为加州大学教授的青年数学家刘克峰获得国际数学大奖谷庚海默奖,获得一年学术休假。丘成桐获悉后,马上致电刘克峰,邀请他到浙大做“光彪讲座教授”(香港著名实业家曹光彪2002年捐资2000万港币,在浙江大学设立“浙江大学曹光彪高科技人才基金”,“光彪讲座教授”计划是其中一部分,每年公开面向海内外招聘国际知名学者10名),并请他担任浙大数学中心执行主任和数学系主任。
2003年3月,浙江大学隆重地迎来这位年轻数学家的加盟,37岁的刘克峰成为浙大第一个“光彪讲座教授”。当时的约定是,从6月份开始,刘克峰在浙大数学研究中心工作一年。
这一年间,刘克峰既是数学中心执行主任,也是浙大数学系主任,他说,科研和教学是浙江大学数学之鸟的两只翅膀,缺一不可。自任为不是管理人才的他,除了深得好评的”教授治系”、让在教学第一线的教授老师来共同管理数学系外,他把大量精力放在了启发学生对数学的热爱上。浙大校区十分分散,教授与学生接触有很大困难,他设计了由教授和学生在网上面对面的“网聊”,希望以此吸引学生,活跃学术气氛,他自己也经常以各种方式与学生聊天。
  这一年间,数学学科的活动吸引了全校学生的眼球,“青年数学家论坛”、“和大师谈数学”等等,都为青年学生创造了和著名数学家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在这些活动中,数学家们非常高兴地回答学生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这一年,浙大数学系的招生分数线及在全国的排名扶摇直上。目前浙大数学学科排名居全国第二位。
这一年,刘克峰成功证明了超弦理论中的世界著名难题马里诺-瓦发猜想,论文刊发在国际顶尖数学刊物《微分几何杂志》上,这一成果入选2004“中国高校十大科技进展”。数学成果入选在该奖设立六年以来还是第一次。
2004年6月,在浙大数学中心主持举办的首届杭州—北京国际高等研究学院开幕式上,丘成桐说:“浙大数学中心能在一年中举世瞩目,刘克峰领导有方,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向他致敬。”
刘克峰说,数学的发展不需要大量的投资,但需要有人去做。想做一流的数学,首先要有一流的心态,你觉得自己是一流的,才有可能做成一流的。浙大的学生是相当有福气的。许多国外的名教授甚至我自己,都很羡慕他们。
肥沃的土地上播下一批种子
浙大数学中心成立之后,全世界著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就像候鸟一样,飞走了又飞回来。
在刘克峰每天与丘成桐的通话中,如何聘请到世界一流学者,是他们不变的议题。仅2004年暑期,来浙大讲学的世界知名学者就有百余位。
刘克峰回忆说,2002年,为了把数学中心成立仪式和数学大楼落成典礼举办得精彩些,我们策划了一个“杭州超弦会议”,其中邀请霍金和威腾的过程颇为曲折。
邀请霍金,好不容易找到了捐助者,后来又不得不因故放弃,另寻其它途径。恰在这时,超弦会议引起了2002年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数学大会的关注。尽管在学术研究上两个会议关系不大,但如果以该大会之分会形式在浙江大学举行,就可以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赞助。经过努力,“杭州超弦会议”终于成了2002国际数学家大会的分会。同时,数学家林芳华、励建书、岳澄波、胡森也都慷慨解囊,霍金之行的经费终于有了着落。
而邀请威腾,则是想办法先说服了他的太太。威腾果然妇唱夫随。威腾第一次来中国,就安排了长达3个星期的学术活动,而且是自己支付全家的机票。
2004年8月的大型学术研习活动,丘成桐命名它为“国际高等研究中心”,下设数学物理学院、代数几何学院、统计学院、调和分析学院、应用数学学院、分析学院等6个专门学院,包括威腾、法挺斯、里翁斯、森重文、霍金、波尔、格罗斯等在内的一大批国际知名科学家受聘担任国际高等研究中心的国际学术委员会委员。
此前,2003年已经成功举办了浙江大学国际数学高级研讨班作为这次活动的热身。还有西湖青年数学家论坛,陈省身先生也参加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出行,最后一次回老家。
有这么多著名数学家来到家门口,这对中国学子来说真是难得的机会。学术盛宴不仅吸引了清华、北大、复旦的学生,还有很多欧美国家的研究生、博士后闻讯赶来,自费在浙大数学中心留学。
打开浙大数学中心的网页,可见丰富多彩的访问学者计划、学术活动安排、课程讲义、见报的新闻……曾有一位研究机构负责人对刘克峰说:你们一年做的超过了我十年做的。
而对来访的教授们而言,能每天面对渴望的眼睛,是他们最享受的事情。
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剑桥大学数学系讲座教授约翰·科茨先生是费马大定理证明人怀尔斯的博士导师,他出任了国际暑期学院p-adic算术几何学院的院长。在带领他的国际研究团队来浙江大学数学中心工作、讲学一个多月后离开的时候,他动情地写道:我非常喜欢浙江大学校园里浓厚的学术氛围。尽管是在仲夏之季,浙江大学求是园里仍有许多学生在刻苦研读,他们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浙江大学校园是平和与充满魅力的。我能肯定中国数学的土壤就像浙江富饶的农田一样肥沃,而我们已经怀着热切的期盼,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成功地播下了一批种子。
刘克峰说,一个大学,数学好了,就能带动别的学科,比如美国当年的芝加哥大学,短短几年带动了美国数学的辉煌。现在浙江大学物质条件很充分了,而且国外许多优秀的人才也愿意到中国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机遇,我们希望能聘请到真正创世界一流数学水平的人才,或者让他们在浙大作长期访问,以高层次的学术活动来展示我们优良的学术环境。本文照片邢东文卢绍庆/摄
■新闻背景
二月二十二日,应浙江大学校长潘云鹤院士和数学中心丘成桐主任的邀请,国际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教授斯图明格于二○○五年一月三十一日至六月二十日来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从事为期五个月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斯图明格教授此次率领一支国际一流的研究团队来浙大数学中心从事一个学期的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活动,这在国内高校科研机构中是一个创举,目的是为世界著名学者提供高水平的交流平台,以带动国内相关学科的研究与发展。
(文/通讯员 单泠 徐有智 本报记者仇方迎)2005-03-15

在今年6月举行的首届杭州-北京国际高等研究中心大型学术活动开幕式上,世界著名科学家丘成桐说:“浙大数学中心能在一年中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与刘克峰领导有方、付出巨大努力分不开。”
成立于2002年8月的浙江大学数学科学研究中心,是一个由国际数学界最高荣誉——菲尔兹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讲座教授丘成桐任主任的新型的开放性研究机构。
2001年,香港著名爱国实业家曹光彪慷慨捐资2000万港元建立浙江大学曹光彪高科技人才基金。浙江大学为此在数学、信息科学、生命科学、材料科学、能源科学、环境科学等领域的相关学科设立“浙江大学光彪讲座教授”岗位,向国外著名高校或研究机构公开招聘、高薪聘请高级人才。
刘克峰是浙大引进的首位“光彪讲座教授”。早在1993年,刘克峰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其导师就是丘成桐。如今已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数学系教授的刘克峰,曾先后在最有影响的国际一流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在微分几何、拓扑、数学物理等研究方向都取得了大量国际一流的成就。
由于同时兼着数学中心执行主任和数学系系主任二职,刘克峰认为如何使浙大数学系的教学水平更上一层楼是其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刘克峰确立的管理办法就是“教授治系”,让在教学第一线的教授来共同管理数学系。他首先在数学系成立了学术、聘任、人才、教学、后勤等各种委员会,让教授们掌握自主权。此外,他还在营造学术气氛上狠下功夫,设计了由教授和学生在网上面对面的“网聊”,以此吸引学生,活跃学术气氛;同时创造许多机会让学生们和著名数学家们面对面交流,如“青年数学家论坛”、“和大师谈数学”等大型活动。令人高兴的是,这一年,通过刘克峰的努力,浙大数学系的招生分数线及在全国的排名都扶摇直上。
一流的大学肯定有一流的数学系。刘克峰说,今年夏天,浙大数学中心搞了8个国际学术活动,邀请了一大批当今国际上最杰出的数学家、理论物理学家作系列学术演讲、授课,这在哈佛、普林斯顿都很难做到。很多欧美国家的研究生、博士后因此自费来到浙大数学中心留学。
目前浙大数学中心完全按国际化标准运作,如果去看看该中心网站上的预印本、课程讲义、访问学者计划、学术活动安排、新闻报道等,就知道他们最近一年来所做的惊人工作。国内类似研究机构的一位负责人说:“你们一年做的超过了我10年做的。”
科学技术的发展离不开人才。浙大数学中心以高层次的国际学术活动为载体,引进与造就中国数学的栋梁人才,中心现有31位高级教授、18位博士生导师、29位顾问,其中大部分都是外聘专家,成了名副其实的国际数学界的黄埔军校。刘克峰相信,只要给数学家很好的工作环境,他们就愿意来;一流的数学家希望周围同行都是一流的,因为他渴望对等交流。
现在,几乎每一个在浙大数学中心访问过的教授都会留下感谢信,他们主动找上门来申请做浙大访问学者。刘克峰说,浙大的管理工作开拓了我的工作视野和事业平台,因为,我也是数学家,在做研究上,我同样渴望与人交流合作;学问上,可以取他人之长补己之短。数学的魅力太大了,做了一个难题还想做下一个,不可能跳出来,总想做得更好。
在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在丘成桐先生的领导下,浙江大学数学中心及数学系飞速发展,取得了卓越的研究成果,大量高水平学术论文的发表,大量重大学术活动的举办,大量国际顶尖数学家的到访,图书馆和专用机房的建设等,中心在各方面都具备了冲击世界一流的实力。
数学泰斗陈省身先生不久前给浙大数学中心作了这样的题词:“浙江数学,领导全国”。2005年、2006年和2007年,浙大又将迎来第二届杭州—北京国际高等研究中心大型学术活动、国际超弦大会“Strings2006”和第四届全球华人数学家大会,几个大规模推进浙大数学的计划也正在酝酿之中。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不仅以西湖的美而闻名于世,更将因为浙江大学和浙大数学中心而成为世界科技文化的一个中心。
(本报记者 朱振岳)2004年10月25日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