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48岁“大叔新生”谭伶:人生不留遗憾

图片 1“90后”学长在给谭伶(右)讲解模具相关知识

图片 2谭伶和他的95后室友图片 3工整的课堂笔记

清华[微博]园迎来6名“00后”大一学生;退伍女兵重返北交大[微博]校园;北京双胞胎兄弟被选入同一班级;50岁的东北考生常法军创下上海海事大学大[微博]一新生的年龄纪录;曾经的“理发匠励志哥”,如今已是人大一名哲学博士……随着各大高校陆续开学,新一届学生报到,记者在校园里见到了这些备受瞩目的“特殊”新生。不管过往经历如何,他们都在大家关注下开启了自己大学生活的新篇章。

自2011年开始连续3年参加高考[微博],在48岁时考入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谭伶今年终于圆了“大学梦”。谭伶说:“这下我的人生就不遗憾了。”

他有可能是今年江苏高校中年纪最大的新生。48岁的他走进宿舍,其他人还以为,他是某个学生的父亲。得知他也是大一新生时,同学们都惊呆了。
近日,无锡职业技术学院一名“大叔级”大一新生走红校园,因为他的年龄比很多同学的父亲还要大。不过从最初的惊讶过后,同学们渐渐发现,这位从内蒙古到无锡求学的大叔,虽然学习功底不如很多同学,但他努力的劲头赢得了很多人的钦佩。
30年来4次高考[微博],圆了大学梦
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在无锡职业技术学院见到了这名“大叔”新生。个子不高、穿着朴素,嘴唇周围一圈的胡须以及脸上的些许褶皱,都隐隐在向人们展示他所经历过的沧桑。
他叫谭伶,今年48岁,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是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的大一新生。谈起他的考大学之旅,他自己也是唏嘘不已:“1983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当时我学的是文科,因为考试比较难,我没能考上大学;第二年,我选修了理科,但是高考成绩仍然不理想。之后我就暂时放弃了高考,转而四处打工。”
谭伶曾到过贵州、深圳等地,做过化验员、仓库管理员等工作,但运气不算好,工作过的企业时常倒闭,他不得不努力找下一份工作。1989年,他在工作之余,参加成人自考上了一所专科学校,不过他觉得这所学校规模太小,而且不是全日制文凭,并不符合他心中的大学标准。所以,在随后的工作和上学过程中,“通过高考考上大学”成了他心中的一个梦想。
“后来我在新闻上看到一个保安考上了大学,这让我动了再次参加高考的念头。2011年,我又参加了高考,但还是没考上;2012年,我继续报名高考,不过因为当时社会上关注我的人太多,再加上也没怎么复习好,压力太大,所以没去考试;今年,我终于圆了几十年的大学梦。”谭伶说。
报到时,他只敢说自己是新生家长[微博]
大学报到那天,谭伶一个人从内蒙古来到了无锡。他趁人最少的时候才去报到,有学生问他,他也只说是帮孩子报到。
分配好宿舍后,他就开始整理床铺,“同宿舍的同学和他们的家长陆续进了宿舍,家长们问我‘是哪个同学的家长’。我也不太好意思说我是大一新生,就顺着他们的话,自称是新生家长,在帮孩子整理床铺。后来,同学们知道我是新生,也只稍微惊讶了下,之后就很平常地一起生活了。
同宿舍的95后学生司朝告诉记者:“我刚进宿舍时,看到他在玩一个刚买的智能手机,他还请我帮他搞一下程序,我本来想跟他说‘等你孩子来帮你弄吧’,不过还是没说出口。后来看他一直没走,才知道他是我同学,刚开始觉得挺稀奇的,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大家像一般同学一样,有活动一起参加,有课一起上。”

故事1

谭伶个子不高、穿着朴素,嘴唇周围的一圈胡须以及脸上隐隐的皱纹,似乎在诉说着他所经历的沧桑,同学们都亲切地叫他“大叔”。尽管辅导员张静曾为这个称呼批评过班里学生,但大家表示这是昵称,谭伶比他们父亲的年纪还大,如果直呼其名,反而觉得不尊重。慢慢地,谭伶也接受了这个称呼,在学习中坚持着“大叔”级的韧劲,在生活中对同学展现出“大叔”级的体贴。

喜欢江南,所以来无锡上大学
其实,凭谭伶的高考成绩,可以上老家附近的学校,不过他最终选择来无锡上大学。“我参观过包头的一家学校,但这家学校以后出来是做军事重工的,可能需要长期发展,考虑到我的年龄,最终没有选择这所学校;山东也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我,并且免我学费,实习还能拿工资,不过我觉得那所学校太小了,我也没有选。我以前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始终对江南地区很向往,听过无锡的甜食、小笼包,而且无锡职业技术学院很符合我心目中的大学标准,所以我最终选择来到了这里。”谭伶说。
谭伶到无锡后,逛过南禅寺,参观过名人故居,觉得无锡的小吃很不错。今年国庆假期,他还去苏州游玩了一番。“现在的学生很好相处,我到在苏州火车站下车后,就认识了一名来自安徽的大学生,他也是来苏州旅游的,我说我是大一新生,他也没有觉得奇怪,还带我一起逛了苏州的观前街。”后来,谭伶他又和这名安徽伙伴一起到苏州大学参观。
宿舍的卫生,基本都是他包了
走进谭伶的宿舍,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整洁。谭伶的书桌很简单,只有一些书本和一盏台灯。他的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的。宿舍同学一见有人来采访,就说,这是他们的“大叔”,不准别的宿舍同学来抢。因为室友们喜欢睡懒觉,早上醒来就发现,擦窗户、扫地这些活,基本上都被谭伶干完了。谭伶的宿舍,据说是男生宿舍中最干净的。有同学表示,常看到谭伶下楼拎着四大袋垃圾。
谭伶生活很节俭,除了打饭和偶尔买瓶水喝,很少花钱。他说,自己这些年也没赚到什么钱,学费有时还要求助于妹妹。
有同学在军训休息时,常看到谭伶从口袋里拿出数学公式或英语单词的字条来学习。谭伶是宿舍里第一个买台灯的,每天晚上10点多,舍友们都准备上床睡觉了,他还要再看上一两个小时的书。
英语老师陈红说,谭伶的笔记写得非常认真,就是不太敢发言,发音不准,作业错误率要比其他同学高,但作业本上每个单词写得都非常工整。
谭伶说,他高中时仅学过两册简单的英语,口语和听力对他来说异常困难。有时一个问题想不通,他会就近向同学请教,“我敲过三楼一个宿舍的门,同学很热情地就帮我解答了,这里的学生都非常好。”
谭伶的辅导老师张静说:“他情况比较特殊,我也经常找他谈话。我比他小14岁,跟他谈话肯定和其他学生感觉不一样,会更为尊敬一些。不过他学习很认真,带动了整个班上的学习氛围,起到了榜样作用。”

50岁新生军训有点吃不消

奔波几十年始终不忘大学梦

今年开学,50岁的东北考生常法军成为上海海事大学商船学院航海技术专业的一名新生,创下了大一新生的年龄纪录。四度高考[微博],终于在知天命之年考入本科一批的院校。面对年龄相差30岁的同学,他被同学们称为“大叔”、“常叔”、“军叔”。

生于1965年的谭伶,是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人。1983年和1984年,谭伶两次参加高考均未能如愿,之后他便外出打工。30年来,走南闯北的漂泊生活中,谭伶的足迹到过贵州、山东、广东等地,在钢铁厂做过化验员、仓库保管员,也在家具厂打过工。

常法军家住黑龙江省绥芬河市,中专毕业后通过自考大专成为一名通信工程师,他心底一直有一个未圆的“大学梦”。2010年,女儿考上大学后,45岁的常法军把女儿的高中课本拿来翻看,他觉得,虽然与多年前在学校里所学知识完全不一样,但是可以看懂。当得知自己还能参加高考后,他的“大学梦”又重新被点燃。面对这个近乎“疯狂”的决定,妻子和女儿都是反对的。她们都觉得这是件很没面子的事。

前些年,谭伶在新闻上看到有保安考上了大学,他“心里又动了参加高考的念头”。2011年,谭伶通过网络报名参加了高考,3个月的临阵磨枪没能成功。2012年,由于关注谭伶的媒体太多,加上没复习好的压力,已经报名的谭伶没去考试。“今年,我进出考场时都是用胳膊或者衣服挡住脸,躲过了很多记者。”

“身边的同事、朋友也全部反对,说我不务正业也好,说我脑子进水也好,反正说什么的都有……”面对重重压力,常法军觉得自己无法说服周围的人,他只是执着地复习。于是把女儿的高中复习资料全部找出来,利用闲暇时间开始自学所有课程。他甚至还去当地的高中做了半年的插班生,这种主动学习的感受让他觉得踏实、平静。

“前两次高考,我的目标是考上本科院校,母亲知道后建议调整思路,学一门过硬的技术。”随后,谭伶开始给自己制定适合的目标和努力方向。今年填报志愿之前,谭伶做了大量功课,在网上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选择了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模具设计与制造专业,看中的是学校的培养水平和以后的就业前景,“机械制造行业里60%需要模具,国外很多大公司的模具车间是不允许参观的。”谭伶表示,以前在钢铁厂做化验员时听说过无锡轻工业大学,因此对无锡充满好感。“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是28所首批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之一,这点很有吸引力。”

“课间不少学生趴在课桌上补觉,但我却从没有觉得瞌睡过。”重新学习,又面临记忆力的退减,他只能反复循环记忆。4年里,他几乎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每天晚上将近12点钟才休息。然而,在第一年参加高考时,常法军考得一塌糊涂。第二年高考虽然成绩比上年好了许多,但离分数线仍差一点。第三年,有学校录取他,但不是自己满意的学校,他放弃了。第四年,常法军终于以超过一本分数线的成绩,进入上海海事大学。

学习困难但求知精神成榜样

在今年的开学典礼上,上海海事大学的校长黄有方在发言中也提到了他,全体师生为常法军坚忍不拔、励志奋斗的精神所感动。因为校长的致辞及媒体的报道,使得很多同学都知道了他的名字。面对与他年龄跨度相差30岁的同学,常法军的评价是同学对他都非常热情,不管认识不认识,见面会叫他“大叔”、“常叔”,高年级学生还会叫他“学弟”。

入学后的谭伶经历了短暂的尴尬期:同学一开始以为他是送新生报到的家长[微博];军训时因动作不够规范,在分列式表演前被刷了下来;每位老师都会在初次见面时确认一下他的身份……但是很快,谭伶就融入了这里的学习和生活,用他的话说:“现在的90后大学生素质高,很好相处。”

常法军与所有新生一样,住在四人间的宿舍,平时去食堂吃饭,正常参加军训。穿上军训统一的蓝色体恤,戴上白色的鸭舌帽,远观并不觉得他与其他同学有很大的年龄差。但是高强度的军训还是让常法军有些吃力。

同学关系很好相处,但学习成了谭伶最头疼的问题。由于年龄上的差距,谭伶的记忆力和对新知识的理解力远不如其他同学,“英语听力和口语很困难,机械制图画得也不好。”谭伶说起这些来颇有些惭愧。

常法军说,自己的头发还没白,因此在军训的学生中并不突兀。只是站军姿时间长了他就会腰疼,由于年龄大了,即使休息一晚也难以像年轻人一样迅速恢复。因此,军训中如果感觉累了,教官会允许他休息,或者在场外帮助教官看看同学们的训练情况。

英语老师陈红对谭伶的印象很深刻:“他上课不太敢发言,发音也很不准。但他的求知欲望很强,这也带动了班上的同学。”陈红表示,在她所带的3个班级中,谭伶这个班的学习氛围明显比其他两个班要好。

完成两周的军训后,常法军会正式开始他的大学学业。相比他的小同学,常法军认为自己的每一门课都是一个挑战,对学业他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尽管有信心,但能不能顺利完成学业依然是个未知数。班级辅导员则表示,航海技术专业一直有传统,班上学习有困难的同学,都会与学习好的同学“结对子”。通过相互帮助,保证学习有困难的同学,能跟上学习。为了让常法军的求学之路更顺畅,他会安排一些学习优秀的学生,为常法军提供学业辅导,在学习上多帮他一把。